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
不管是醫生、護士、病患、疑似病患,還是星夜出城的情侶、著急的母親、加班的創業者,沒有人提到現在是春節,今天是除夕

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
放假后大門緊閉的藥房

文/《財經》記者 房宮一柳 陳晶 編輯/宋瑋

第一個8小時:“封城”來得突然

一些武漢人起床晚,他們可能比全國網民更晚知道武漢“封城”的消息。

1月23日上午8點51分左右,他們收到中國移動的手機短信:武漢市新興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表示,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,全市城市公交、地鐵、輪渡、長途客運站暫停運營。機場、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。

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
加油站排了一條街的隊

一些武漢人睡得晚,他們在1月23日凌晨2點看到了武漢即將“封城”的消息,于是準備連夜出城。

武漢市民王深凌晨4點醒來看見新聞,迅速搖醒了身邊的女友,兩個人預定了1張1月23日上午8點55分去福建泉州的車票。

王深在前一晚剛剛取消了團年飯,提前給全公司放了假。在突然的“封城”通知前,他誤打誤撞給員工留出了回家時間,現在他準備把女友送出武漢。

王深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跨省救治的病例對他影響很大:此前媒體報道一位大連確診病例,就是因為在武漢無法救治,最終選擇飛去大連,然后確診了。于是,王深和女友選擇一個人出城、一個人留下,雖然兩人沒有肺炎的任何癥狀,但決定分散風險,去其他城市以便及時就醫,或許那是更可行的出路。

他們是武漢眾多緊急出城人群的縮影。1月23日清晨5點30分,一些準備出城的人到達便利店時,那里已經擠滿了人。店員告訴他們,這是第三撥來囤物資的市民了。

近6點,在地鐵站門口,已經有近十人在排隊等候。7點15時,王深將女友送到了武漢車站。那里人山人海,他目測絕大部分人戴上了口罩。武漢開往泉州的列車正常發車。但是他女友上車前,沒有接受任何體溫檢查。

一位從洛杉磯回武漢探親的女士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看到“封城”消息后,他們全家都慌了。她女兒剛好是當天下午的飛機,從武漢中轉廈門前往洛杉磯。她想去機場碰碰運氣,到達時看到大批警察坐著大巴趕到機場,飛機不能再飛。而女兒大學開學在即,她只能選擇先去武漢周邊的麻城,再從麻城搭高鐵去其他地方乘飛機。

有人建議她自己開車上高速,然而到1月23日下午3點,武漢周邊的高速也開始封路。

送完女友上車后,王深回城,9點左右他到了武漢中百超市囤貨。很多人幾乎不看貨不選貨,直接把蔬菜水果放入籃中。超市里有3個稱重點、6個收銀點,每隊排了20幾人。貨架上,前一夜補貨的84消毒液,已經銷售一空。

據悉,1月23日武漢多數超市物價處于正常狀態,即武漢往年的過年價格,比平常物價高出30%-50%。武漢市民羅新買了兩捆菜苔,2斤半青豆,4節藕,花費113元。

此時,家在武漢市東南部武昌的周學剛剛起床。他從1月22日起出現發低燒、全身無力、厭食等病毒性肺炎癥狀,先后去了6家醫院,直到1月23日武漢“封城”消息來臨,還未得到就診機會。

他所去的醫院,要么不接診,要么排大隊,預約掛號被取消,多家醫院需要通宵排隊。

只有兩家醫院可以排上門診,一是中部戰區總醫院,但只排查、不治療;一是省婦女保健醫院,但只接診孕婦。

疲憊的周學只能帶著癥狀回家。他發現姥姥也開始發低燒,但姥姥又不能像年輕人一樣轉折6家醫院求醫,只能在家自我隔離,等待醫院就診的最新情況。

接到“封城”消息后,周學起床做了兩件事,去超市搶食品和去加油站。在他看來,“封城”后這些資源不比醫療資源充足,超市里蔬菜已被搶購一空,只能等第二天補貨;而等待加油的汽車排了一條街的隊。同樣來加油站的羅新,等了30分鐘沒加上油,看看還有半箱油,就駕車離開了。

對比《財經》采訪的多位疑似病患,擁有汽車的周學或許還算是幸運的。公交、地鐵、交通方式接連停運后,無數無車的病患者,去醫院的交通選擇并不多。

因為疫情,武漢市內打車運力已經銳減。根據一家打車平臺提供給《財經》記者的數據,從1月21日起,武漢訂單量僅至日常一半左右,1月23日“封城”后訂單數更少。這意味著,多數沒有汽車的病患,如果打不到車,只能徒步去最近的醫院。有人想叫救護車,但據醫院表示,每個醫院不多的救護車已經全力出勤,基本叫不上。

第二個8小時:醫院一床難求

然而即使到了醫院,也不一定能看上病。

《財經》記者致電武漢所有定點醫院,包括第一批3家醫院:市漢口醫院、市紅十字會醫院、市七醫院,和第二批的4家醫院:市四醫院西區、市九醫院、市武昌醫院、市五醫院,只有紅十字會醫院尚有床位,其他定點醫院各自幾百個床位已滿,他們正在通過整理過道位置,轉移普通病人等方式準備新的床位。

也就是說,這些醫院至少2000多個床位已經住滿了發熱病人。

武漢協和、同濟這兩家知名的綜合性醫院,發熱住院床位已滿,只能接受門診。對于周學這樣的疑似病患,他只能不停給醫院致電詢問最新床位情況。就算確診或是高度疑似,目前也只能先服藥,回家自我隔離3—5天。

他也在等待醫生上門診治的消息。歐洲防疫規定,發生疫情時醫生需要上門診治。但截至發稿,《財經》尚未獲悉武漢有醫院收到相關部署,也未見社區提供相關幫助。

面對疫情蔓延,武漢市醫療系統近日已繃緊至極。據《財經》記者了解,定點醫院市七醫院只能接受門診,床位仍在騰挪中。1月22日晚收治超過600人,不管是輕癥還是重癥只能口服藥物或者輸液。該醫院將中南醫院調配的醫護人員支持,爭取在幾天之內完成過道病床改建,計劃開出305張床位。同時該院也向上報備了資源緊缺需求。

從武漢去湖北十堰太和醫院就診的李嵐,被告知回家等待結果,目前該院僅剩2-3張床位,僅能提供給重癥患者。

李嵐在武漢“封城”之前趕回了老家,此前她在武漢同濟醫院胃腸外科實習,直到1月19日她離開同濟醫院之前,胃腸外科醫護人員罕有身著防護服者,他們當時看到的是官方通報是,未發現明確人傳人證據。

武漢人民醫院的眼科室也在近日被征用為感染病房,住的是疑似或確診被感染的醫生。他們于1月23日中午被轉移去了定點醫院。

《財經》記者通過致電了解,武漢市第三、第七醫院均于近兩日接到上級通知成為定點醫院,正在轉移普通病人,整理床位。

幾日間,武漢確診和疑似病例暴增至數百,城市防護等級升格,尤其是了解到許多病例并沒有發熱等明顯特征后,不少武漢市民的心態仿佛經歷了過山車,從應對流感的普通心態,到人人自危。再加上武漢至大連就診案例、“封城”的刺激,有類似癥狀的市民大多想去醫院盡快得到診治,武漢有限的醫療資源因此供不應求。

同樣緊缺的還有醫療物資。第三醫院被通知成為定點醫院后,并沒有儲備足夠多的防護物資,在下午2點記者電話聯系該醫院時,醫生只有少量口罩、醫用帽,沒有防護服以及護目鏡。醫院正在通過社會途徑尋求物資支持。

但第三醫院并沒有儲備足夠多的防護物資,1月23日下午2點,《財經》記者電話聯系該醫院時,醫生只有少量口罩、醫用帽,沒有防護服以及護目鏡,醫院正在通過社會途徑尋求物資支持。

武漢科技大學附屬醫院的員工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目前醫生只有外科口罩可以使用,沒有隔離衣,只有發熱門診和隔離區有N95口罩,正在等待物資支持。

湖北孝感市漢川某醫院的醫護人員則表示,護士們此前拿到手的部分N95口罩過期近一年,這種口罩只有在保質期內才能有效滅菌。一些護士發現后氣憤地在工作群里反映,領導的反饋是:不要公開發,有事私聊。

據《財經》記者了解,圓通已開通快遞中轉,在消毒后可將物資送入武漢。社會各界正在響應醫院請求,捐助物資進漢。武漢已捐贈企業兩點十分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可走基金會或個人捐贈。

一位行業人士向記者透露,一般的捐贈申請都是通過基金會達成,尤其是醫藥耗材等需要經過專業質量檢測物資,現在各家定點醫院和綜合類醫院都在對外尋求物資幫助,實屬罕見。 他質疑,是否存在中間環節的溝通不暢或不作為。

然而一位來自歐洲某機構的人士向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海外捐贈的物資如何進入武漢,尚有必要流程要走,他們購買的上萬只口罩,何時能送進武漢,目前也不確定。

除了物資不足,部分醫院隔離床位也有限。據了解,在湖北孝感漢川某醫院內,感染科床位不夠后,部分疑似病人被轉去了急診科。和疑似病人住在一起的,還有深夜送來急診科的外傷病人,以及,尚未出院的孩子。

一位醫護人員表示,從1月20日到23日,該院急診科接手的有發熱癥狀的病人已經超過160人。該院從1月23日早上開始實施部分隔離,連夜趕建的隔離區一日之間就已經住滿了病人,其他部分疑似病人被叮囑“戴好口罩、不要走動”。

第三個8小時:總會有好消息的

1月23日下午4點,武漢協和醫院發布了上呼吸道感染及病毒樣肺炎初步診療方案,其中根據12種不同的臨床特征提供了相關的診療策略。對于確診病例和在家自我隔離的疑似病例,最需要備的藥品有口服莫西沙星、左氧氟沙星、奧司他韋等藥。

周學情緒激動地告訴《財經》記者:“終于出方案了!”對于他這樣的疑似病患,最怕的就是無醫可查、無藥可吃。在大量疑似病例面前、在沒有排到床位的確診病例之前,藥品方案和輕癥治愈的案例,至少能讓人們安心一點。

但目前藥品的儲備量并不容樂觀?!敦斀洝酚浾咄ㄟ^致電了解了武漢幾家大藥房的備貨情況,普遍情況是:上述藥賣得快、庫存少,需要臨時進貨。漢口火車站附近的養天和藥房,人流量巨大,近日因防疫,莫西沙星已經斷貨,只剩20盒奧司他韋。而口罩、消毒液等物資,早在近幾日被搶購一空。

春節和“封城”加速了藥物的短缺情況:《財經》記者采訪的5家藥房都將在1月24日春節假期歇業。有的藥房表示,正月初四(1月28日)可能會營業,取決于“封城”后的進貨結果。

1月23日下午6點,武漢下起了小雨,街上只有少量車輛,基本看不到行人。周學下樓買藥,發現藥店已經關門。但同時,他家樓下的棋牌室仍然熱熱鬧鬧。這是武漢人熱衷的休閑娛樂,尤其是過年期間。從窗戶看進去,里面開著空調,人們穿著薄薄的毛衣,正在豪爽地推牌,幾乎沒有人戴口罩。

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
小區樓下如火如荼的棋牌室

周學告訴記者,他所在小區還有不少獨居的老人。他們的孩子在外工作,因疫情放棄回家過年,但又不放心家里老人,社區也沒有提供相關的慰問,只能兜兜轉轉找到他,希望能幫忙照看。但周學現在已經是疑似案例,他能做的,不比老人在外的孩子多。

“這些老人又不會從手機里看最新消息,他們打開電視,看的也多是新年喜慶景象,不知道他們這年怎么過,如果真的身體不舒服,又該怎么去醫院?!敝軐W擔憂道。

獲悉女朋友平安到達泉州后,王深回到家做了一頓飯,他囤了夠吃一周的糧食。飯后,他去公司取了趟東西。此時的武漢光谷智慧園,路上人很少,但辦公樓仍有5、6層亮著燈。有人已經回家,有人還在加班。

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
仍有人加班的光谷智慧園

而對于武漢的多數醫生,幾乎沒有太多休息的時間。武漢五院的醫生到夜間還不能下班,其他不是定點醫院的醫生,也在1月23日被通知取消春節休假,隨時待命。

下班后,院里的醫生有班車接送,但站點并不能通過所有醫生家附近。一位醫生告訴《財經》記者:“早上上班估計只能靠滴滴了?!钡?月24日凌晨傳來消息,應武漢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要求,滴滴將暫停武漢市內的網約車運營,接受統一調配。

1月23日晚間,《財經》記者再次聯系市七院時,對方表示上面通知不能再接受采訪,需要任何信息都需要轉向醫院媒體處。同時,一家對外發布尋求捐贈物資信息的定點醫院,也收到了通知,要求盡快刪除相關消息,并不能再隨意轉發類似信息。

1月23日晚上12點左右,李嵐從十堰太和醫院出來。她已經出現了發熱和全身無力癥狀,準備回家自我隔離,等待醫院抽血結果。她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她慶幸在武漢“封城”前趕回了老家,因為在醫院值過班,她認為武漢周邊城市的人較少,就診相較武漢不會那么緊張。

也是在1月23日晚上,《長江日報》發布了專家組副組長在家自愈新冠肺炎的文章。周學看到后,決定放棄第二天早起去醫院的計劃,選擇在家隔離吃口服藥,避免在擁擠的門診與重癥患者交叉感染,同時減輕醫療資源的負擔。

在過去24小時的采訪過程中,不管是醫生、護士、病患、疑似病患,還是星夜出城的市民、著急的母親、加班的創業者,沒人提到現在是春節,今天是除夕。

《財經》記者將持續跟蹤武漢重大疫情防治進展,繼續發來相關報道。

(文中 王深、肖學、羅新、李嵐為化名)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其他 » 武漢“封城”首日實錄:醫院少床位、防護缺資源、病患難隔離
曾道网四肖中特 全民福州麻将有没有挂 体彩36选7公式技巧 正版天天捕鱼赢话费老版 在线棋牌娱乐 11选5走势图定牛辽宁 默认论坛马会六码 喜欢打麻将的加我进群 方大炭素股票行情走 快乐扑克3走势图中奖 时时乐开奖号码